旅游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摄影 >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

时间:2021-01-20 22:38来源:互联网 作者:小美

北海道知床半岛根室海峡流冰海域,破冰船搭载摄影师在拍虎头海雕和白尾海雕。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

背景歌曲:《知床旅情》

演唱:加藤登纪子

记得首次见到北海道流冰海雕照片是2013年,那是Discovery频道摄制组在北海道根室海峡流冰上拍的一组海雕大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

站在流冰上的白尾海雕

威风的大雕站在高高的流冰上,睥睨世间万物,凛然犀利的眼神透露出作为食物链顶端生物的傲慢和威严,海雕巨大的桔黄色喙和锋利的爪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

在逆光中高高跃起的虎头海雕

2014年我开始拍鸟,驾车行走于国内各地,也拍到一些自己喜欢的照片,然而,探索发现频道的海雕片时常会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我知道我必须去北海道拍一组自己满意的海雕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4)

由于距离和角度不同。

流冰间的海水折射出不同颜色。

14年底在网上发现一个北海道拍鸟团正在招募,我没有犹豫,立刻报了名。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5)

北海道的明星鸟是钏路的丹顶鹤,罗臼的虎头海雕及毛腿鱼鸮。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6)

每年一二月份鸟季来临时,全世界许多鸟类摄影爱好者云集北海道,这时酒店一房难求,摄影团的组织者都必须提前几个月把钏路和罗臼的房订好。而罗臼毛腿鱼鸮机位更是要提前一年预订。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7)

所以行程一旦确定便无法更改。我们这个摄影团到罗臼时流冰没来,领队只好带我们拍山上树枝背景的以及罗臼港湾里的海雕。就这样在罗臼待了四天,流冰始终没露面,按计划只能离开北海道罗臼回国。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8)

第一次来北海道,什么都觉得新鲜,虽然没拍到我心目中理想的海雕片子,也大概了解了北海道拍鸟是怎么会事,为下次再来积累了经验。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9)

15年底,又快到拍海雕季,我心想,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就又报了个摄影团。但是想当然并未变成现实,16年居然没有流冰!这是根室海峡多年未遇的奇事!居然让我碰上了,看来拍好流冰海雕并不简单。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0)

踏雪迎面起飞

尽管连续两年去北海道都没拍到自己满意的海雕片子,但我知道那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光照条件好,经过多年人雕磨合,海雕已基本不怕人,只须等到流冰,就一定能出漂亮的海雕片子,我坚信这一点!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1)

背景是俄占日北方四岛之一的国后岛

16年底就开始筹划第三次北海道拍海雕。有了前两次经验,我意识到跟摄影团很难拍到自己想要的片子,于是17年决定自己去北海道拍海雕。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2)

海雕在流冰上争斗,扬起漫天雪花。

今年一月份开始收集北海道流冰和天气资料,二月份在罗臼找房,由于没车代步,只能找距离码头近的民宿,毕竟只需一间房,所以临时找房还不算太困难,但也不易,最终发现流冰进入根室海峡落订房间时,只找到一周的房源,到期再想住未必有房。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3)

管不了太多,一发现流冰马上买机票飞东京,从香港机场飞东京羽田机场用了五个多小时;转北海道钏路,从羽田机场飞钏路机场耗时三个多小时;从钏路再乘公交到罗臼,需要三个半小时;加上等机等车的时间,全程将近二十个小时。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4)

到住处安顿好后,已是夜里9点多。走出民宿,天空中飘着雪花,地上已是厚厚的积雪,我就近找了家寿司馆,胡乱点了几份寿司,边吃心里边盘算第二天如何上破冰船,因为船位是要预订的。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5)

这就是不参团的缺点,事事都得自己操心!回到民宿我把这事告诉店家,他热心帮我,店家对出海拍雕是外行,找了两家船公司都是观光公司,不凌晨五点多载客出海拍摄海雕服务。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6)

我没再其他船公司,心想我明天一人直接上船,还能不让上?回到房间检查第二天上船的设备,清洁镜头,给电池充满电,根据前两次的拍摄经验,海雕的拍摄距离比较近,决定用1Dx+220/1Dx2+428的设备配置。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7)

五只虎头在同一个焦平面上

第二天凌晨我四点半起床,洗漱完,拎着设备就往码头走。路灯昏暗,没有行人,只听到码头上破冰船的马达在低吼。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8)

这时脑海里突然冒出大宅门里白景琦最喜欢的一句《挑滑车》台词: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奇怪,怎么会冒出这句?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19)

到码头后我直接就上了已发动的那条船,没人收票,我当时是凭直觉判断这是条拍雕服务的破冰船,而不是捕鱼船。上船后看到不同肤色,拿着长枪短炮的人,我就放心了。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0)

等船启动离港,我把船费交了,一人一万日元。同时了解到散客可以提前预定船,也可临时交钱上船。我希望尽快把不同船的驾驶员水平了解清楚,有利于自己拍到好照片,所以没预定第二天的船位,想到时换乘不同船感受一下。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1)

船离港不远就见到流冰,说明自己这半个多月跟踪海上警视厅和气象厅联合发布的流冰工作是有成效的,冰一到,我就到!节省时间,提高效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2)

尽管由于云层厚,光线不理想,第一次拍到流冰海雕还是按了不少快门。回宾馆检视照片,照片灰暗,没有光泽,很少出彩的,有流冰,有海雕,没光线也不行。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3)

第二天光线不错,但船长船位走的不理想,现场让人干着急,结果也没拍到想要的片子。在冰海里行船拍海雕,和在大草原上驾车拍草原雕很像,船或车可以从不同方向接近被拍摄体,所以驾船或车的人最好也懂一些摄影知识,就能提高出片率。在冰海里行船,有流冰,有好光线,有海雕,没好船长也拍不到好照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4)

随后的三天风向不对,刮东南风,流冰漂走,相当于雕表演的舞台没了,休息3天。接着两天又是有冰没光线,也就是说过去整整一周,没拍到满意的片子。接着三天罗臼刮4级以上西北风,并且下中雪,流冰是来了,但船公司不敢出海,浪大有危险。这时已经过去10天,看天气预报,2月底有连续晴朗天,我想只要有流冰,我一定坚守到云开雾散见太阳那一天!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5)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6)

当一切客观拍摄条件具备后,行船技术对出好片显得特别关键!有摄影经验的船长会将船开到一片高低起伏的流冰区域,因为高冰很重要,理想的高冰在2.5米高左右,雕站在高冰上,在船下层的摄影师可获得约15度到20度的仰角,雕居高邻下,更能突显其威猛的气质。同时能把拍摄主体突显出来,能合理虚化国后岛的山体和远处流冰的背景,这样在好光线配合下就容易出片。所以只有低平流冰还是不够的。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7)

有经验的船长选好拍摄点后,会在船左舷一片较平坦的冰面上投鱼,吸引从岸边随船先飞来的海鸥和乌鸦,当海鸥和乌鸦你争我抢的热闹场面出现后,岸上的虎头海雕和白尾海雕很快就会赶到,这时再迅速在船的右舷投鱼吸引海雕,右舷是面向太阳升起的地方。由于刚才已在左舷喂过海鸥和乌鸦,它们这时已不急于来右舷方向冰面和海雕抢鱼抢镜头,这样就提高了出片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8)

所以上船后,如果不怕冷的话,可先在船的右舷找一合适机位。遇到好场景,船长会平行被摄物前后移动船体,让站在右舷不同位置的摄影师都能拍到。拍完逆光角度,等光较硬后,船会开到顺光位再拍,好的船长就是那么贴心,你只管全神投入,捕捉有价值的镜头。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29)

如果船长把船开到流冰中的小湖泊”所谓小湖泊就是海中有块水域四周被流冰包围,形成一块极有拍攝价值的没有波浪的海平面。可倒影早霞各色光,可倒影站在流冰上的海雕,可倒影在湖面”飞翔的海雕,拍出来的片极有观赏价值。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0)

在船首层拍的差不多后,可偿试到二层拍,二层可以拍到海雕飞翔时背部的姿态,以及由下往上飞的特殊角度,不能错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1)

2月份的罗臼,船到拍摄海域时距离太阳升起还有半个多小时时间,如果是晴天,随着太阳在地平线下逐渐升高,肉眼可观察到光线强度和颜色不断变化,从云层反射到冰面的光也在不断变化,从深蓝变浅蓝,再由浅红变深红,最后在太阳升高后变成黄调。在如此绚丽多彩的世界里,精神高度紧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任何有可能出片的画面都不放过,耳朵只要听到雕的啸叫声,第一时间循声锁焦,给它一梭子。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2)

2月25号以后,拍摄渐入佳境,其间我在朋友圈部份照片,有经验的影友也看出来了。特别是在黄色晨光中,逆光角度下,两只虎头海雕站在高冰上,仰天长啸的镜头被我捕捉到,那是令人感到幸福的一刻!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3)

这张绯红的片子很美,甚至美得有点不真实,因为这种色调是很难见到,我在拍摄半个多月,就见到这么一次,而且是临离开最后一个早晨。当时我还犹豫去不去,因为怕太累,影响随后回程,再者见气象是多云天,怕光线不够通透。推开窗户,耳边响起破冰船的马达声,终没抵御住诱惑,再次登船。绯红色的色调当时肉眼就看到了,拍了七八百张这种调调的RAW格式片子。记得上次拍到这种色调的片子是在新疆布尔津科克森保护区,当时是拍准噶尔盘羊,也是多云天,下午日落时分出现这种色调。两次拍到这种色调,一次在日出之前,一次在日落之后,空中都有薄云,都是低色温条件下拍摄,这算是规律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美,甚至有朋友调侃说美得有点暧昧。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4)

这是绯红色光的RAW格式底片

这次应该可以和海雕相聚在海峡的流冰上吧(图35)

低色温拍冰能很好表现冰的质感,因为这时光线不强,冰的反光很微弱,但感光度也会比较高,这时就采取低速低感的策略,只要拍实了就是好片!在内蒙克旗和新疆北塔山拍猛禽时,脑子里无数次设想这样的画面,猛禽站在五彩霞光中的高坡上,背景是雪山,我能从容拍好顺光逆光不同角度的片子。上述两地我去了多次,可一次也没拍到这样的片子,在北海道我实现了这一愿望!流冰和海雕结合是完美的摄影题材,不知道当年是谁的大脑想出这一天才创意。不夸张地说,北海道罗臼是全世界拍海雕最佳地,没有之一。和海雕相聚在北纬44度东经145度流冰海域是件不容易的事,我终于做到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海雕

虎头海雕(Steller’sSeaEagle)又叫羌鹫,这个名字十分恰当的指出了它的分布区域:俄罗斯、蒙古、朝鲜、日本直至北美东部的一些地区,它是「海雕属」中最大型的成员,也是最大的猛禽之一,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